当前位置: 中国华能  >  企业文化  >  文化沙龙  >  散文
住房记
发布时间:2018-12-10   信息来源:中国华能   
  伊敏煤电公司坐落在呼伦贝尔草原深处的鄂温克牧场上。当年,我父母响应国家号召,从黑龙江来到这里,和其他创业者们一起住地窨子、睡帐篷、吃野菜,人拉肩扛,顶风冒雪,历经四十二载,在荒无人烟的草原上建成了如今的伊敏煤电公司。而我父亲和他的很多同辈人也带着属于他们的自豪永远长眠在这片土地上了。

  1978年年初,指挥部决定为创业者盖家属房,天气一转暖,青年员工和知青们就开始脱泥坯,建设工程处组织人员紧锣密鼓地建设第一批家属房。9月末第一场雪下来的时候,我们家就从帐篷里搬到了40几平方米的简陋的大坯房里。公共厕所建在离我们20米远的路边。但草原上狼多,常常从山里出来到家属区寻食,所以天一擦黑,父母就不允许我们去院外上厕所了。

  八十年代初,伊敏矿开发建设掀起高潮,几次招工后,住房一下子紧张起来,两代人、三代人同住一室的情况不在少数。1989年,我要结婚时几乎分不到房子。我当时在建设工程处上班,单位在一个山坡下建了49户临时房。我经过打分排分分到了一户。那时候也不讲装修,刷刷白灰,擦了擦玻璃,打了几件生活用的家具,我和爱人就搬过去了。临时房没有集中供热,没有自来水,做饭取暖要烧煤,用水要去供水点挑,保暖也不好,冬天屋子温度最低时只有6摄氏度,厨房水盆里的水都能冻住。我们每天砸煤、拎煤、烧火炕,还要把燃过的煤灰扒出去倒掉。刚一开始不会烧煤,还常常弄得满屋是烟,熏得人睁不开眼。

  1990年,单位正式分给我一间房,但只有39平方米。家具什么也不敢添置,饭桌只能使用折叠式的,吃饭时打开,吃完饭后就把它折起来放在门后。屋里没有地方放东西,就往柜上堆,一层层的箱柜摞起来,拿东西时要一箱一箱地搬下来,拿完再一箱箱放上去。厨房窄到只能容一个人进出。儿子降生了,小屋腾出来给了他,于是客厅与卧室也合二为一了。那时,家里洗不了澡,夏天就只能在屋里用一个大盆接些凉水擦擦身子,冬天就得去外面的浴池洗。

  2014年,单位为了改善职工住房条件新建了一批房子,儿子要结婚了,我为他买了一户128平方米的房子。家人都劝我,辛苦了一辈子了,现在手里也有宽余钱,就给自己也换个新房吧,于是我也在离儿子不远处买了一间同样面积的楼房。新家里有了单独的卧室、客厅、书房、餐厅、卫生间,还添置了双门冰箱,55英寸液晶电视,淋浴器和智能浴缸,最让我满足的是,有了一个觊觎多年的书房。小区里有个健身广场,到了晚上,大人聚到这里健身、乘凉,孩子们在这里嬉闹玩耍。

  最近,五姨从黑龙江来看望我们,看到我们宽敞明亮的房子和姐弟几家幸福的生活,忍不住流下泪来:“现在的生活真是越来越好了,要是你妈爸还活着多好呀!”

  
文:伊敏煤电公司?夏万奎   
华能微信公众号
华能微博
COPYRIGHT ? 1977-2016  BY 中国华能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司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内大街6号 邮编:100031
京ICP备05038150号